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天涯的味道中篇小说连载(7)别梦寒] ——第七章——梅兰下决心不再回到纺织业。她在我上班后自…

时间2021-08-28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七章——

梅兰下决心不再回到纺织业。她在我上班后顶着太阳,拖着两条腿看招工广告,跑人力资源中心。我那部旧自行车,教过她,没学会。几天下来,她居然在人资中心找到了两份满意的,只是没交中介费,为的是要征求我的意见。明天要我老乡来下。她对中介人说。里她告诉我所找的两份工作。一份是食堂杂务工,包食宿,月薪八百元。另一份是家灯具厂,计件工资。前半年工资不高,以后根据值车台数的增加月均可拿一千五以上。同时她又欢欢喜喜地对我说人资中心的人说她穿着整洁,人也卫生,很满意的。这多亏是听了你的话,洗了牙,要不人家才不会给我介绍食堂呢。第二天我向厂里要了半天调休,陪她去人资中心。中介人是一个少妇,她见我和梅兰进去便对她说你老公吗?梅兰说是的。她又转向我说你老婆来拍板呢。我向她咨询了灯具厂离舜杰公园的近远:是否签订劳动合同;工作与休息时间;食宿和工资水平。双职工可否享受住房补贴;社会保险等。我们用三十元换取了中介人开具的介绍信,根据她的指点用十分钟找到了位于火车站后的上虞照明有限公司。公司的老板娘向我们介绍了一些基本情况后,同意我们进入车间作一个直观的认识过程。这是家起步不久的私企,厂房不多但整齐有序,规划中的员工宿舍、食堂和浴室正在打桩。厂里的员工都暂住在一幢瓦房里,男女员工洗澡都在各自厕所专设水管的小间里。我和梅兰只看了拉丝和切丝两个车间。车间里非常洁净凉快,而且通风,这与细纱车间比起来真是天壤之别。我们对工作环境都是很满意的,唯一不放心的是工资的真实性。正犹豫时恰好碰上了我在菜场时认识的一个四川,她刚下班就被我抓住了。我先把她介绍给梅兰然后再把梅兰介绍给她。我们向她打听了公司的一些后又着重询问了工资情况,便决定与之签订劳动合同。合同签下后的当天晚上,梅兰显得很兴奋,待王铮一离开,她便提着放有我们衣服、毛巾、牙具的袋子催着去染厂洗澡。浴室里她兴奋不己。她一会像少不更事的小兴高采烈,一会又塑像般地沉静如仪。我只是催她快点洗好了出去,怕浴室外的人久等不快。再说今晚这么好的,要不出去走走怕是要亵渎了自然对我们人类的恩典。

在曹娥江边幻如仙的休闲堤上,我们找了避光人少处的一张条椅坐下。梅兰问我的第一句话是阿华,你说我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因为我这条公狗吧?她说你骂谁?我说我骂谁了?她说你说你是公狗,不是说我是条母狗了?本来嘛。我说。我是要和你说正经事安徽有几家癫痫病医院,可你又瞎来。我把她揽入怀中道你说你说我听着。

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我们两个人。我知道你老婆离得远,你又不找小姐,老是把自己憋着。我呢,是个没了男人的寡妇,年龄不大不小,又隔了几年。从见着你后就不想离开你。我在家里不管多不开心,只要想起你,想起在上虞有我喜欢的男人惦着我,我就什么也不在乎。只要下次回家把晓扬的事办了,我就再也不想回去了,只要你陪着我。好吗?你这样痴情于我我真的没有白做男人,但你子女呢?我说。我父母养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已经让他们受够了。我儿女自有他们的儿女福。我不想回去见着我父母,见着了他们就为自己连累了他们直想哭。那里的一草一木都让我。我不会让他们知道我在哪里,但我可以和他们联系。我儿女读书我寄钱回去,他们我回去,我父母生病去世我回去。别的时候,我肯定不回去。我想好了,死,我也要死在外面。我只是想你在这里能多陪陪我,好不好?可我不能陪你一生呀,这你知道。我告诉她。我知道我想要的东西是不能得到的。可我也认了。我只想你尽心就行了,我不会为难你的。你什么时候离开我都可以,但不要偷着跑了,我要最后见着你的人呢。你还是应该有个家,只要他疼你,不欺负你就行。要不我在我们家给你看有没有合适的,这样……,梅兰打断我的话,别胡说,你真的要我死吗?我整天见着你,又见着别的男人,我受不了的呢。我只是想你能经常见着我,又有一个家,我们两家以相处,不好吗?你不要再给我说家了,我也不要家,不想家,你就是我的家。你和我多一天,我就多一年的活头,多一年,就多十年的活头。我仍然坚持道,可我在这里不会总有工作,身体也不会总是这样,我什么都不会干。她毅然决然地说我养着你,难道还不够吗?

我为自己这样被一个女人着,在我远离故土和家人也被这个不设陷阱,不求回报,纯真、透透明明玻璃般的女人所爱,我除了对梅兰万分之外又因无以回报而羞愧。我对她无需设防地爱,只能让我更加坦然与投入。除了我家里的妻子,她已经彻底终结了我对其他女人的凯觎。尽管这样,梅兰对我的爱愈纯愈真带给我的便是愈沉愈重的不安与负罪,还有不可言状的。这种负罪与忏悔感不仅仅只对她一个人,还有我远在湖北难以割舍的爱人呐!也许有的男人在遇到我这种情况后会千方百计地将女人拴在身边,但我不同。我和梅兰的这份际会确实十年难求,万人难得。但我可能吗?我不是一个优秀的丈夫,一个优秀的,一个优秀的儿子,更不是一个优秀的情哈尔滨专看癫痫病医院人。可我从那么多林林总总的出版物和影视中总该理解与认识些什么东西。我的妻确实在很多方面要比梅兰优秀,也不乏温情,但我有时认为妻给我的很多东西都是刀尖上的美食。她也许适合很多的男人,但却不太适合我。我需要的是温顺、理解、自尊与尊严。但我在她那里没有得到充分相反总是一次次瓦解我的,颠覆我的理解,碎裂我的自尊,崩溃我的尊严。我的妻不是一个坏女人,也不是没能耐的女人。用社会的眼光来看,她太优秀,而我太无能。正因我承认这一点,所以我不很适合她。她是一个好女人,一个好朋友,一个好,一个好公民,但不太会作妻子。而梅兰给我的正好是妻不愿与不能给我的。如果梅兰是妻,妻是梅兰,我同样难以专注于情人再淡忘妻子。因为这有我所理解的道义与,而对她们两者这种道义与责任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它们表现出的形式也绝然不同。我渴望但也恐惧故乡。我是带着深深的创痛而来。我的妻儿都因我而受到了不可治愈的创伤。我是被体制和砍杀得遍体鳞伤负痛而来的。我不愿回去,也不愿丢了这份工作,我还得为儿子读研准备学费,也为减少妻子的负担而留在上虞。可我在上虞的存在,会空耗了梅兰的。她把无偿地投在我的身上而我又不能给她相应的回报,不能给她一个家。面对她那双鹿一样的眼睛,羊一样的温顺,想到我终有一天会离她而去,她一个女人孤苦地浪迹,我便有种深深的、终生不能释怀的负罪感。我不能用电影电视书报及中现存的方式与她分离,我认为只有用我自己的有别于人的方式去说服她,让她沿着我为她设计的善意的方式与愿望去生活。

我不想继续这种让人窒息又沉重的话,转而问她你不是说我那封信差点把你吓死吗?你说以后告诉我的,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网:www.sanwen.net )

哟,你那信真的差点把我吓死了。

收到你信的那天,正好晓扬的兄弟姐姐还有他妈,他的一些朋友,我娘家的弟弟和儿女都在我家。他们都在为晓扬的事忙着。因为你的信是挂的,应该由我自己和同我相好的人签名才可以接收。当你的信送到我家的时候,正是他们饭后不久。我知道是你的信不敢给他们看,他们就取笑说我在外面有人了,为什么不早告诉他们,免得他们瞎操心。我被他们一激就把信给了他们中的一个,他很快就把信拆开,吐掉嘴上的香烟,大声念了起来:“兰姐:癫痫病人是遗传的吗你好!”

“兰姐:当五月二十八日的列车靠近的时候,我就对它产生了一种从没体验过的愤恨与憎恶,虽然我对它一直存有好感或向往,希望与感激它把我送到远方,送到别处,送到我至爱人的身边……”

看看落款。另一个朋友打断了他。他翻开一页说妹:苏。这时我紧张的心才稍微平静了些,可我不知道里面到底都写了些什么,我怕有晓扬家里人不愿听到的东西,我的心又悬了起来,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可耳朵总是听着外面。接着念,接着念,另一个朋友催着说。

“……送到别处,送到我至爱人的身边。可这次,它却将我一生中最珍爱的朋友送到了我所不知又难以预知再见的地方。我恨透了那次列车,包括它的每一棵螺钉和每一个轮子,还有曾千百次让我激动与致意的轰响。它的愈来愈远让我明白,我们朋友间的感情将会因此打上六粒圆点:省略号,或者一个圆圈:句号,甚至是一只永不休止的:逗号。但有一点,我们不管是同事还是朋友,我都永远不变又终生地祝福你。不管你与我万水千山,人事沧桑和焚为泥土,我都刻骨铭心地感激你,敬重你,祝福你,并跪求上天给你一片蓝天,一个湖泊,一寸土地,让善良无助的你获得应得的所得和所有。并归还你的尊严和权利。”

在他念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讲话,连晓扬的兄弟也静悄悄地站在别处听着呢。只有晓扬他妈听到最后几句时阴着脸离开了。晓明的眼睛也总是看着树上的几只麻雀在打架,脸上有看不出的笑。有人要我女儿念。我躲在房间,心跳得好厉害,我只有在心里说阿华,就这样写下去,我知道你是聪明的。只有你知道我,阿华。我女儿丽丽接过信后轻轻地念了起来。

“彼此的人虽千山万水,关山重重,道路漫漫,但我们的心永远相识相知再相连。”

想想我们共用一张餐桌,共走一条小路,共沫一缕和风,共看一江流水,共眠一床薄被,共灭一帐蚊子。我们姐妹一场,也足够回味一生。虽然我们都不愿分别,更不愿永别,但我们总要经历中的种种,我希望我们姐妹能永享此生,更希望你有不俗的将来!父母生养了我们身体,社会又给了我们思想,我们在善待父母长辈、子女亲朋之后,更要善待自己这一身的骨肉,还有和体验。”

“别忘了,草木需要阳光露,人类需要恩谊,不管这些对我们是多么短暂,但快活快意快感是我们相处不变的终生品味。”

女儿的声音有些变调,她忘了这是癫痫病通过埋药治愈吗在念一封从很远的地方寄给我这个多灾多难的妈的信,她的眼睛有些发热,她忍着不让它们掉下。她的心里好感激你。她坚持着念了下去。

“枝叶不免枯萎,人生难免老旧。但你在我的心中永远不老,永远不旧,更永远不朽。

“‘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当年毛泽东在长征时的诗篇让我对六盘山水及其儿女有着无限的眷念和。只要你不中断与我的联系,只要我能胜任舟车之累,有生之年,我一定要去看看六盘山水,品品贵州风情,去看看我最珍爱的兰姐。你吗?兰姐。

“不会骗你,你是我此生唯一的朋友。是你让我与知道了人还有另一种活法。另一种感受,另一种风景呢。

“更是你让我彻底知道与感觉到了我才是一个真正的人,一个尚没完全麻木的人。

“所以,人生,对和存在,对追求和权利决不能轻言放弃。

“追求,我们好像无能为力,但对生命的体会,对尊严的捍卫,我们还是有权利的。

“作为同事,我对你长存的:是难言的感激与痛楚!

“作为朋友,我对你不变的情怀:是永生的与!

“作为,我对你的祝福;是不朽的与祈祷!

……”

我女儿的泪还是掉了下来,她拿着没念完的信在外面大声叫了我一下妈,就跑进了我的房间,扑在我的身上哭了起来。

别哭,丽儿。我劝她。外面静静的,好久都没有人说话走动吸烟咳嗽。我在窗里看着外边。可女儿把我的衣服哭湿了一片,只叫妈。

她会来我们家吗?她是哪里人?妈?

他呀,他是一个好人呢。唉,只是太隔远了,他不会来的。我说。

那我去接她来我们家里玩。我女儿说。

你不懂的,他也有家,也要挣钱,还要供他的小孩读书呢。我告诉她后又在心里说了一句,我的阿华呀。

你说,我不担心你在信里写错话吗?要错个一句半句的,我可怎么办呢?真吓死我了。我大气都不敢出,只想女儿把不好的话千万别念出来,那我就难办死了。多亏了你。唉,阿华,你不是说可以告诉我你是为什么出来的吗?你要心里不痛快,不说也可以的。

-未完待续-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