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故乡的小河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飘泊异乡,我曾到过许多美丽的地方,游历过很多名山大川,它们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记。但是,真正叫我魂牵绕的还是那条浅浅的小河,她清澈明亮,经年不涸、遇瀑也不浑浊,仍然清清澈澈能照出我的身影。在它的河床里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河边长满了绿油油的青草,如果蹲在河边朝小河里观看,那一群群手指长的小鱼在水里自由自在的嘻戏,河水在石头间千廻百转,河水叮叮咚咚一路欢欢的流向了远方。

我故乡那条浅浅的小河叫沙坝河,它没有什么名气,就象山里的没人太在意它的存在。我自小喝着她那乳汁似的甜水逐渐长大,我只知道小河欢欢的流淌,供给我营养,供给我需求,并不知道它流向了哪里。后来我渐渐地长大,才知道了没有小河就没有大河,小河顺着细流走向了大河、汇入了大江。今年节我终于抛开烦恼的羁袢,回到久别的故乡,真正体验了“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此情此景,物是人非,心潮起伏,感慨颇多。可是我抛开了烦恼,总想先去看看我心里那条叫人回味的小河。

我的故乡在陕南汉阴县,南边有一条高高的大山。她险峻雄伟而又风景秀丽,茂林修竹莽莽芲芲,大山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凤凰山。站在山中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那浓浓地清香就会直入肺腑,清清凉凉,好象进入了天然氧吧,叫人心旷神怡。进入山中,那微微的轻风吹来,林涛阵阵,置身其间,哗哗之声似千军万马碎步疾行,其势有如波涛怒吼,又象从地心的深处发出的天籁之音,振人心魄。走进山沟里,脚下踩在铺着厚厚的由落叶铺垫成的“海绵路”上面,有种似腾云驾雾,忽忽悠悠,软软绵绵,悠哉游哉的感觉。厚厚的植被象一张巨河源治疗母猪疯的专科医院哪家好大的海棉,吸纳和蕰藏着丰富的水份,蹲在地上用残树枝随便挖一个小坑,不一会就会渗出一汪清清的水来,因此,这里有“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的称渭。我故乡的那条清清的沙坝河就是从这里走来的。

沙坝河并不很长,它只有十来公里。其源头在涧池镇南凤凰山深处的三沟湾里,没有名称的几条溪流在太白洞附近汇合,才形成了河的气势,说是河,其实是水流在巨大的山石间冲刷出来的一条石槽,有的地方只有几丈宽,水在石上快速地流动着,把石头抚摸的光滑平整,呈现出的线条。水底的石头上干干净净连青苔都不会长,只有那清清的河水顺着圆润的石槽飞流而下,一头扎进一个个深潭里,发出震耳的响声。往下再稍稍向东一拐,象打开了的山门一样眼前豁然开朗,此时,大山退到了我的身后,河水也变得平缓了。小河经仁河堡、沙坝堡,在桃园北流入月河,月河东流至安康地界汇入了滔滔汉江。

我的老家在沙坝河的中游,村名叫沙坝堡子,因河而得名,村子不大,人杰地灵。我们家是村子里的大户,光是张姓本家就有一百多户。据史料记载,我先祖曾于清乾隆六年(1741)从湖南的长沙迁族到此地,傍水结庐,插标为界,披荆斩棘,春播秋种,男耕女织,艰苦倍尝,历经三代家道逐渐殷实。清嘉庆元年,先祖张质(訁咸)率众捐资筑堡,乡亲皆为保障,堡子城墙周长650丈,高1。5丈,厚1丈。又兴建“育英书院”,后辈屡游泮水,自此人丁兴旺,绵延不绝。我的16岁时从这里投笔从戎,参加了抗日战争,征战南北。我也是在16岁上外出求学,离开了故乡,离开了曾养育、给我的留下的沙坝河。沙坝河边的我时时浮现在我的心上娴病是什么症状,那条浅浅的小沙坝河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

回到老家的第二天一大早,我急不可耐的来到小河边。沿河两岸,是用河里的石头砌成的防洪堤坝,只是有些地方已经坍塌,在河心,百斤以下的石头已经不多了,但大的石头仍然满目皆是,有的石头有一辆汽车大,有的石头足有一座房子大小。据村子里的老辈子人说:沙坝河的石头是拣不完的,一场大水过后,山里又会冲下来满河的石头。村民便将石头运回家,或修房造屋,或砌坎垫路,石头用具在这里很普遍,石磨、石滚子,石头辣涡子等,成了家家户户的必需品。我在河滩的巨石上站立,一会儿从这块石头踩去,一会儿又爬到了另一块石头上,象儿时一样满河乱跑,一点也不觉得累。跑来跑去仿佛回到了自己的童年,自己的。望着满河里的大石头小石头无棱无角,望着被流水冲洗得一尘不染,白花花一块又一块河石,再看看河堤岸边上长满青苔的石头它们形成两种截然不同的颜色,一黑一白,泾渭分明,小河就象青山绿水间的一条玉带。把险峻雄伟而又风景秀丽凤凰山打扮的更是绡丽。( 网:www.sanwen.net )

坐在沙坝河边,我回到了儿时的那一年。记得那年的天,嬏嬏大姨在清清的河水里洗衣服,她把洗净的衣服、床单一件件洗净,又一件件的凉晒在石头上,不到一顿饭的功夫衣服就凉晒干了,她一件件收起回家去了。我们脱了个精光也在小河里洗澡,并把自己穿在身上的衣服在河水里洗净,把衣服在水中摆一摆就平放在大石头上面让太阳晒。自己在水里洗癫痫怎么治好澡,,等洗完澡,滚烫的热石头在把洗了的湿衣服已经烘干了。我们穿上衣服,拣一块平整的手掌般大小的石头贴在耳边,歪侧着脑袋,单脚着地在河里蹦几蹦,那灌进耳朵里的水便会被晒的热石头吸出来,才不会得中耳炎。现在我站在河边发现河水依然清澈,依然透亮,只是没有的流量大了,河水在巨大的石头间曲折流趟,也许是寒的原故,我走了很长一段河床,也没有搜寻到记忆中的“白条子”、“桃花子”鱼,实在是有些遗憾。只是在深潭里,河水仍然是碧绿碧绿,绿中透着浅浅的蓝色,潭底的小石头随着水波忽左忽右,忽大忽小,在清早的阳光照射下变幻着不同的颜色。记得小时候到了,小河成了我们的,一帮小在这个深潭里“闷迷子”(潜水),我们将一块石头抛入潭中,几个人争相快速扎下去,睁着眼睛潜入潭底,寻找到石头后,悄悄将石头夹着运到别处,害得其他小伙伴潜水反复到水底里去寻找,我等他们寻找不到时才将石头骄傲地举在手上宣布自己胜利了。有时还争着比潜入潭底里看谁闭气的最长,为此事我还挨过外婆的沟板子呢。

小河的水清甜清甜地,河里结着冰。上学途中我们都是每人在河里掰脸盆大的一块冰,边走边吃,象吃冰糖一样嘎崩嘎崩地脆响,那一个个小嘴巴冻的通红通红,冻归冻但一个个乐此不疲。夏天不管是玩累了还是玩渴了都要跑到小河里,爬在石头上撅着屁股将头伸到水里,鼓起腮帮子深吸一口气,咕咕咚咚地喝上个痛快。有时候水喝的猛了会噎在喉咙里,我会象打鸣的公鸡一样伸长脖子和抬起头来,等噎在喉咙里的水咽下去。此后还会再接着喝,直到把小肚子喝得象小鼓一样圆鼓鼓的才罢休咧!那时候也从来没有因喝了凉水而闹肚子贵州儿童癫痫医院的事。我在河水里把手洗了又洗,双手鞫起一捧清澈透明的河水,用舌尖舔了舔,冰凉透骨,咂在嘴里有一种淡淡的甜味,叫人回味无穷。长年喝着自来水,这次再喝自己老家的河水就好象在喝着琼浆玉液,比水清冽,比矿泉水甘甜。我双手捧起清清的河水挥洒向空中,那一串水珠象晶莹的珍珠划着弧线便落在了流动着的河水里,我的心一下子了起来,好象回到儿时一样在小河里贪玩得留连忘返,直到侄儿跑来喊我吃饭,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堡子里。

沙坝河上有一道石板桥,是通向涧池镇的重要通道。青石板被打凿得横平竖直,有棱有角。每块石板有5米长,40公分宽,20公分厚,两块并列,一一搭在高高的桥墩上,宽宽阔阔,很是壮观。那砌桥墩的石头就地取材,也是打凿得方方正正,用三合土粘故,虽经百年冲刷,仍坚固如初。走在桥上,胜似闲庭信步,给人无穷无尽的回味,令人不得不佩服先辈们的聪明才智。如今,在石板桥的下游数十米处,一条新建的水泥拱桥横跨在沙坝河上十分的宏伟,大桥上有很多来来往往的车辆,所有的人们不大再光顾这座有些年代的石板桥了。桥是一新一旧,一大一小,桥和古代的桥在这里交织,构成了一幅双桥图呀。

我回到自己的故乡,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而又陌生,儿时的伙伴历经的风霜已渐渐老去;堡子里飞檐画栋的屋脊、高大威严的门楼、以及厅堂上“绳其祖武”的牌扁和厚实的城墙成为了的记忆;一个个亲切熟悉的面容相继远去,时光飞逝,岁月沧桑,而我心中的那条小河,仍泉流不断,从过去流到现在,从这里流到大河,流向很远的远方。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