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母亲和大黑的故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我是家中的独子,和都是地地道道的,他们没什么也不懂太多的道理,所以他们偏安于一隅。在他们眼中或许我就是他们的一切,他们也不要求我能有多出息,只希望我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而我却不这样想,我觉得人活一世总应该追求些什么。我向往大城市的,尤其是每次看到日渐苍老的面庞时,我的心总会一阵,而这也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我要把他们带出农村去,让他们去享受享受城市的生活。

怀着这样的想法在我二十五岁那年,我用积攒了两年的四万多块钱开了一家饺子馆。我的做法受到了父亲的强烈反对,我跟父亲大吵了一架,这也是我第一次和父亲吵架。最终在母亲的支持下我的店开张了,然而有一件事却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那就是家里的那条狗—大黑。

母亲是个非常和善的人,她的厨艺很好,邻居之间谁家有来客人都喜欢来找母亲去帮忙做饭。而母亲最喜欢的动物便是狗了,母亲常说狗是忠臣,是极富有的动物。大黑是母亲养的第一条狗,它是母亲去地里的时候捡回来的。母亲说那应该是被别人遗弃的一窝小狗,其他的都已经死了,只剩下了它一个。母亲看着它很可怜就把它给捡了回来。

我至今也还记得大黑刚刚捡回来的时候是那么的瘦弱,于是母亲给它从刚生完小牛的老黄牛那挤来牛奶喂它,为此母亲没少受到父亲的埋怨,但她却一笑了之,丝毫不去在意父亲的态度。我也很是喜欢大黑,每到星期天的时候我总是回去村外的河里捞一些小鱼给大黑加餐。要是有好吃的东西,我往往也会分给大黑一半。而父亲这时则会说“看你们对这狗好的,就差给它上户口了。”

在母亲的悉心照料下大黑很快的了起牡丹江癫痫医院怎么样来,它很听母亲的话更是喜欢粘着母亲。母亲做饭它就在旁边守着,母亲睡觉它就在床下卧着,母亲去地里它也跟着去地里…有一次天气很热,母亲怕热到它所以在去地里的时候就把它留在了家里。看着母亲的离开大黑疯狂的叫着扒着门,母亲见它这样便大声的喊了它几句,大黑似乎是知道母亲生气了便悻悻的卧在了门口。母亲见它安静了下来后便去了地里,谁知她刚刚到了地里大黑也跟着过来了。母亲注视着它,它好像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耷拉着脑袋慢悠悠的朝母亲走了,到了母亲跟前大黑把脑袋往母亲的腿上一放,可怜巴巴的看着母亲。母亲当时是又好气又好笑,最终还是没有舍得责备大黑。等母亲回家一看才知道了大黑是怎么跑出去的,原来它把门下面掏了个坑钻了出去。邻居们也都很喜欢大黑,每次见了它都会在母亲面前夸它一番,虽然母亲表面上没什么,但她心里却是高兴的很。( 网:www.sanwen.net )

后来有一年的天大黑生病了,喂它馒头和鸡蛋什么的也都不吃,这下可急坏了母亲。当时父亲出去打工了,我也在外面上大学,家里只剩下了母亲,看着日益消瘦的大黑母亲真是心急如焚。那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家里养的鸡也病死了好几只,看着那几只死去的鸡,母亲的心里更加的难受了。就在母亲拿着几只鸡准备出去掩埋时,她看到了卧在一旁虚弱的大黑,母亲的心里有了一个决定,她准备把鸡给大黑煮了吃。

我很难想象母亲当时是怎样把鸡开膛破肚的,因为在她的印象中母亲是个素食主义者,平时连个鸡蛋都不吃。每次想到这件事我的脑福州#!权威癫痫医院海中便会出现这么一幅画面,母亲用颤抖的双手把鸡整理干净,然后满脸慈祥的把煮好的鸡肉给大黑吃了,狼吞虎咽中的大黑却没有注意到母亲眼中流下的泪水。而母亲每次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仍旧是自责不已。

我确实是低估了自己创业的难度,饺子馆开张之后便出现了各种问题,第一个就是人手不够。那时候店里就我自己一个人,于是母亲便说要过来帮我一段。其实我很早就想让母亲过来了,只是父亲恰好又出去打工了,家里只剩下了母亲和大黑,如果母亲再过来的话大黑该怎么办。我这边不能养狗,这是房东当时明令禁止的。母亲似是知道我的顾虑,她便把大黑放到了我的姥姥家里养着。母亲也知道大黑的脾性,所以在临走之前用铁链把大黑给栓了起来,她心想这样便万无一失了。

我的创业正处于困难的时期,母亲的到来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因为我是第一次开饺子馆也没有什么经验,开业之后的生意也并不怎么好。这时的我身上也就剩下了三四百块钱了,如果再没有收入我就没有流动资金了。我没有找父亲要钱,因为我当时和父亲吵架时说过自己绝对不会用家里一分钱。正在我发愁之时,我又接到了姥姥的电话,姥姥告诉我让我母亲赶紧回来,大黑挣断铁链跑出去一天了没回家了。

母亲知道我现在很需要她的帮助,但她又实在是担心大黑。最后我还是让母亲回去了,而母亲在走的时候悄悄地往我的枕头下留了一千五百块钱。这也是在我晚上回去之后才发现的这些钱,我知道一千五百块钱是母亲靠着给别人浇果园挣的,母亲也给过他但都被我拒绝了。攥着那一千五百块钱,我忍不住的了起来。我把那些钱放在了枕头下一直没有舍得花,即使是在我最为困难的时候,我知道武汉癫痫病正规医院在哪他这辈子最对不住的就是母亲了。

再说母亲回去之后把整个村子找了一遍,却始终也没有找到大黑。第二天母亲终于在一块地里找到了大黑,那是她在走之前最后一次带大黑来的地方。大黑见到母亲之后异常的兴奋,围在母亲的身边转个不停,母亲抱着大黑也是又哭又笑。回家之后大黑对母亲更是寸步不离,就连母亲睡觉时发出的一点声响它都异常机警的抬起头来看一会,在确定母亲不会走的时候才会重新趴好睡觉。大黑这次对母亲的粘到了让人吃惊的地步。几天之后母亲有事出去没带着大黑,而大黑居然直接爬到了房上并且从房上直接跳了下来,幸亏下面有些柴火大黑这才没受什么伤,而这却吓坏了母亲。

母亲回去之后店里又剩下了我自己,每天我都是早出晚归的忙碌着,母亲好几次来电话说要过来帮我,却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知道我和母亲都放心不下大黑。最后一次打电话的时候我忍不住的吼了两句,“你过来了大黑怎么办?还像上次一样还没来几天就出事了,就算你过来了有它在你能干的好吗?”

母亲沉默了一会便挂了电话,其实母亲也知道有大黑在自己肯定不能好好在那帮忙的。母亲看着床前也看着自己的大黑,她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边是自己的儿子正是需要帮忙的时候。一边是自己养了十多年的大黑,对于母亲来说两者她都割舍不下。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回家了一次,母亲看着憔悴瘦弱的我心里更是一阵。母亲又问起了,我叹了口气说“你还是在家好好照顾大黑吧,我的事我自己就可以了。”

我走后的几天母亲一直做梦到我独自劳碌的样子,经过几天的折腾母亲终于下了一个决定,一个让她自责一生的决定。第大连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二天母亲去超市买了一斤的猪肉,她给大黑做了一份红烧肉。大黑今天出奇的安静,它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母亲在厨房忙碌。红烧肉做好后母亲犹豫了一下,经过短暂的挣扎之后母亲还是将那盘红烧肉放在了大黑的面前。大黑深深的看了母亲一眼,它的眼神里充满了留恋。看着大黑的眼神,母亲的心里很难受,她刚想把肉端走的时候大黑却已经吃了起来。那盘红烧肉它没有像以前那样狼吞虎咽的吃,而是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或许它知道这是它最后一次吃母亲做的饭了。母亲抚摸着大黑的脑袋说“你要是怪的话就怪到我的头上吧,千万不要怪小凡。”说完母亲不忍心再看下去,她便去屋里爬在床上哭了起来。大黑吃完之后也来到了屋里,它绕着母亲双脚用头撒娇似的蹭了蹭,便趴在了地上看着母亲,一动不动,它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原来母亲在大黑和儿子之间,她选择了后者。那盘红烧肉里面母亲放了毒鼠强,而大黑以前也见过母亲用这种药毒死老鼠,又或者当时大黑是知道母亲的想法的,它也知道那盘红烧肉吃了之后自己是会死的,但它却依然把那些肉吃了下去。而这些也是母亲在事后才想到的,对于大黑她更加的内疚了。

我刚开始以为大黑的死只是一场意外,后来当我知道真相后我回到了村里,在当初埋葬大黑的地方我站了整整一天。“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如果你要恨的话就恨我吧,千万不要恨母亲,她这么做也都是为了我,其实她也是非常喜欢你的。”

回到市里之后,于心不安的我以大黑的名字创办了一家流浪狗收容所,希望可以藉此告慰大黑的在天之灵。而我的母亲便成了这家收容所的所长。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