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短文学 >正文

外婆的小镇

时间2019-10-19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外婆的小镇在河边,河边的码头上流淌着忙碌的日子。一溜泊于岸边的木桅船,在渐浓的暮色里袅袅起晚炊的白烟。帆影是迷蒙的晚韵,是渺远的图画。风轻摇着飘逝的,浪涌起渐老的的惆怅,过了这么多年,我那飘远的仍像一河清水,流于往昔,流于岸际崖畔,流过外婆家门前那一道柳林桑榆。向南流入水乡,那是一道飘蓬的记�恪�

    而小镇岁月,听说有千百年,又说自唐代起就有此集镇,只可惜因为久远的变迁,那些足以明证小镇几何,高寿几许的建筑被不肖子孙们拆的拆,卖的卖,连�宗垫廓柱的石墩石鼓都变成了拴牛桩,系马石。祠堂文碑,庙宇的石刻都铺成了过街石,外公外婆说,你只要去那小街的石板道上走一走,就会抬着你前行,走远了莫忘了回来看看这些老掉牙的日子。
    是以,如今都未敢忘,也不曾忘。小镇依河而建,位于三县交界处,自古就是一河连三县,三县离不开长长的商贸江埠,长江埠因此而得名。旧时长江流域春夏的水位偏高,一到,两湖,三江的水网地区就被连接成白茫茫泽国一片。轻舟一楫,顺风顺水一帆远,可直达武汉,上海,商贸的繁荣使昔日小镇被誉为小汉口。
    待到江南梅,鄂西川南的青桔与甜橙散发儿童做脑电图查出有癫痫喝促进骨骼发育出了青涩的郁香,满街满巷都青有青色,有�S是黄。洒在泛着青光的石阶上,一群群服色各异的商贩们,蹲在窄窄的石凳上端着小酒碗,或啃着沙子馍,或吃着脆生生的锅盔,米粑包油条。咪一口地道的老汉汾,喝一口荆楚汉酿的老高粱,那小镇不醉人自醉了。醉于北来的山货堆里,醉在南来的鱼虾水产中。
    褪红的木栈门,离地一米多高的店铺窗是儿时最牢固的记忆。表叔的国营缝纫社原是表叔家的祖业,公私合营后转为国营,很气派的门面立在繁华的十字街口。店铺里常常推进涌出做新衣的人,足见小镇之市井繁荣。熙来熙攘的人群里就多了我和的身影,我们照例不需要排队,表叔只是望我一眼说又长高了。裁缝手艺老道的表叔,眼毒手准人和泛,只看一眼做衣人的身材,并不需要用尺子量,也不用粉饼画线,三剪两剪地就裁好了我的一件蓝卡几布上衣。在哪种年月,卡几布已是上好的布料。表叔包好裁剪下来的布头边角,递给一直与人聊天的父亲说多了一块布,加上边角余料,还可以给孩子拼一件小领挂的面子。父亲那时正在中学教书,走哪里都有一堆塾人。表叔说不聊了,你们食堂怕是早关窗了,跟我家去吃饭,还有一些汉汾足以微酗,原来小镇整日地竟是这样的迷醉。
    过了许久许久,我已记不清那是还是,但有些点滴竟还是如此地清晰。水已离码头很深很远,像那些岁月里的。一艘艘泊于岸际的木桅船装满山货野味,一条条机动的铁驳船屯满大豆谷麦,齐聚码头待机而发。码头工的号子声,汽轮机的呜笛把那些岁月嘈杂成一幅生活的图画。让人不由记起了那首我们工人有,每天每日工作忙的豪迈歌曲,顿生一些自豪感。
南宁癫痫好的医院    以前德国人修建的汉宜公路与后来修筑的汉丹铁路,使小镇逐渐发展成为大洪山余脉地区的商贸集散地,水陆交通之便利,南来北往之物源,使小镇人萌生出扩建古镇之雄心。随着商业的发展,鸟枪也能换大炮。青石台阶,麻石小巷不见了,矮小的木店铺变成了玻璃门,一切都在变化之中。而普通人的日子就如那些磨平了棱角的过街石,静静地躺在哪里碌碌无为。于是,人们便有了走出去的念头。揣着雄心,带着纷纷飘于江湖,早忘了镇旁那一河清流。只说小河流于岁月,由清变浊而自惭形秽,已无颜再入长江。

    小镇风月,因其外有水运通武汉南京上海,内有商贾云集之物贸环境,使这些朱门老街的青砖布瓦间浸满了商贾之灵秀,催生出诸多名宿与饱学之士。无论是推翻帝制的共和,还是推翻三座的共产主义,都能在这座小镇里寻觅到踪影。我曾感叹那一辈人富裕的生活,脱离旧式而融入潮流之决心。小镇之历史是一个八大姓氏家族苦心经营之历史,随着时代的变迁,到了母亲那一代人,日本人占据了的大半璧河山,因此波及小镇,八大家族就开始逐渐地衰败。后来,大部分人都投身滚滚的革命洪流,皆散于癫痫怎么治疗效果比较好呢东西南北,自此无缘再聚。有知道点�C信息者,也只能鸿雁传书。

    一条遥遥的乡路,北望是大洪山的绵延余脉。南行是向往水乡的,千回百转里是外婆浅浅地盈笑。意欲捡回某些记忆,独自去小镇岁月里徜徉,虽勇于跋涉,却也迈不开归途的脚步。彼时的记忆,深深浅浅。小镇于梦,是掩映在绿树荫浓中石板铺就老街。东西南北,纵横交错,幽巷闲寂曲折蜿蜒。在每一个街区的转角处,都有一口古老的深水井,掘井于哪个年代众说纷云。在自来水还没有普及的年代,那就是小镇上最清洁的饮用水来源。我不知道很早以前小镇上人们的生活模样,但我能记事的年月,那种水井是由民间自发组织管理的公用设施。水井加盖,取水用水由专人管理,目的是避免水污染。如此,小镇上就出现了以挑水送水为生的人们,一担水收取两分钱,用户与担水者之间形长期的供需关系,各得其所,这种关系延续了好多年,直到自来接入千家万户,那水井方才隐入之尘埃中。
    楚天汉水,来自于川陕荆襄。�樗�出洪山,自西向南成府河。渐次低远的山势余脉,慢慢地滑向雨量充沛的汉江。而我所熟悉的小镇,有着长长的江埠。向南行三里五里,就是常会被雨水淹没的阡陌,那里是水乡的边缘。历代文人对孟浩然《望洞庭而赠张承相》中的“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片面地理解为现存的云梦泽与洞庭湖之地域。其实唐代的水乡泽国比现在要大,从古地图上分析,古代每年的春至秋八月,长江中下游没有那么明显的湖岸与江云南哪家医院手术治疗癫痫最好?岸之分界线,湖南的洞庭之水一直可以淹到湖北的北云梦县。如今新云梦县城以北有一处唐代北云梦县的遗址,那就是历史上水乡的边际,长江埠以此而名。
    一条小河从小镇旁流过,径入汉水,汇入长江。从小镇向南行几十里路,再无像样子的集镇。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小镇的辉煌,孕育出了一方名镇。那里是水乡入口,也是水路航运的发源地。
    人生几十年,没有安闲于世的理由。如候鸟般飘泊,游走于之外者,必然会与初衷渐行渐远。直到思念变得麻木,思乡变成望乡,往昔就变成了人生里的一种回味。某些不舍,某种眷念,的刻骨铭心也都随着的飘远流于时光中。能够记得清楚的过往,只有小镇河边的渡口与石阶。如今,穿镇而过的河流因业化的发展几近断流,鱼不生草不长,鸟儿已远遁,帆船也绝迹。宽阔的街道上尘土飞扬,小镇,你还是长江埠吗?
    记忆是个储存器,有关外婆小镇的点点滴滴,已都随着母亲地离去而少了明亮的色彩。岁月的烟尘,�透橇怂�有的清新与华丽,思绪已被清冷摧残得破乱不堪。于是,我�云鹉切├�史的画卷,幻想着躲进梦里,不愿被落寞惊醒,如此才能摆脱某些失望与彷惶。
    长江在远方,小镇在梦里。如今的小镇,就像一位世纪颤颤巍巍在时光里,已放的越来越远,而我们已离小镇很远更远。留一个追梦,坐上小镇的帆船,沿着府河看,去长江上踏浪。
    梦里,我听到了长江的呼唤。长江与长江埠,梦醒时,你的名字,还叫长江埠么?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