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第六章 皮革的嘎吱嘎吱声【牧牛小马斯摩奇】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1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六章 皮革的嘎吱嘎吱声

一条二十英尺长的绳子一头握在克林特的手里,一头套在斯 摩奇的头上。克林特站在那儿,看着斯 摩奇脸上一脸诧异的神情,有点好笑。斯 摩奇刚才弓背跳起来,想把它背上的空马鞍甩掉――以前它背上可从来没束过东西,这让它感到很难受。

“好了,你就先消停一会,把头抬着。”克林特一边说,一边朝斯 摩奇走去。斯 摩奇看着克林特走过来,它的四肢叉得开开的,眼睛里流露出狂野的眼神,鼻子里呼哧呼哧喷着气,表达着自己的惊讶。它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坚守立场开始反抗,还 是应该往后退。克林特越走越近,斯 摩奇没看到他有任何伤害自己的迹象,便站在原地等待着。克林特一只手摸了摸它的额头,然后沿着它的脖子往下摸,一边跟它说着话。很快,斯 摩奇狂跳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

然后它被牵到了一边。每走一步它都能听到皮革发出的嘎吱嘎吱声,感觉到那个马鞍沉沉地压在自己背上,让它时不时地想跳起来,把那个东西甩下去。

到了围栏的另一边,克林特转过身来,摸着斯 摩奇的耳朵:“好了,孩子,现在我要跨到你背上,看看你会怎么样。”

斯 摩奇感到背上的带子拉紧了,马上便弓起了背。它把背弓成那样,待会要跳起来肯定很吓人。克林特本可以牵着斯 摩奇走一走,等它弓起的背慢慢消下去,但克林特不想太快扼杀一匹野马弓背跳跃的天性。他认为一匹骏马刚碰上这样的事应该都会作出这样的反应。

于是他任由斯 摩奇弓着背,一步都没动――他知道只要动一步,就足以让斯 摩奇整个爆发。斯 摩奇看到那个牛仔拉了拉护腿,把帽檐重重地往下拉,再然后它就什么也看不到了――有个什么东西挡住了它的视线,那是克林特的大拇指放在了它的左眼皮上。下一秒钟它就感到背上除了马鞍之外又多了个重物,同时它又能看见了。

但是眼前的一切让它眼睛发直,有半分钟的光景,它像吓傻了一般站着动也不动――那个牛仔本来是站在它身边的,但现在竟然骑到了它的背上!

出于本能,它现在只有一条路好走――本能告诉它不管是那个人还 是那块皮革都不应该出现在它的背上,而只要它努力,就很有可能摆脱掉他们。除此以外别无选择,于是它感到自己必须得采取行动了。

斯 摩奇低下头,嘴里发出一声怒吼,似乎在说:“我要把你干掉!”它耸肩弓背,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箭一样蹿了出去,连带着背上的人一起腾跃到了半空。克林特也不闲着,马鞍上的缰绳就像挥动着的鞭子一样扑腾着,皮革发出阵阵嘎吱嘎吱的响声。斯 摩奇奋力踢出的蹄子落到地上,连围栏都晃了起来,地上扬起一阵尘土,看上去就像一团刚刚形成的云。斯 摩奇非常害怕,几乎陷入了疯狂和绝望。它把所有能做的动作都做上了,把所有能用的力气和耐力也都用上了,全身上下都投入到了战斗中。

虽然隔着马鞍,克林特仍然能感到斯 摩奇身上的肌肉在动。他的腿碰到的所有部位都像钢一般硬,一块块地鼓了起来,快速地来回移动着,把他坐着的马鞍颠得似乎都要变形了。不过,斯 摩奇不是克林特的对手,它奋力的跳跃终于慢慢缓了下来,最后整个停了下来,而克林特仍然直直地坐在马背上。

斯 摩奇现在非常渴望有风吹过,它的鼻孔张得大大的,迫不及待地吸着气。同时它感到有只手在它的脖子上来回摸着,它的眼睛里闪着怒火,耳朵朝仍坐在它背上的牛仔的方向竖了起来。

“小马儿,你刚才做得很漂亮。”克林特开口了,“如果马儿没有这样的意志力,我倒反而会很

失望的。”

如果斯 摩奇像狗一样在人类身边长大,它就能感受到克林特话中的含义。但斯 摩奇是生长在平原和山林间的一匹野马,虽然克林特说话的调子以及他温柔的手都让它觉得挺舒服,但它还 是会一次次跳起来反抗这个人。这是它的本能,它会一直反抗下去,直到这个人证明他可以制得住它,可以成为它的。

这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到的,尤其是在被驯服的过程中。因为这段时间内,马会被逼着去做手术可以治好羊癫疯吗它不愿做的事,这会削减它对人的信任。

斯 摩奇站在那儿,浑身发抖,陷入了沉思,想着自己是不是就只能这样孤苦无助,听人摆布。它被那个牛仔逼着做他高兴的事,却没说话的份,一点都没有。如果它能把那个牛仔从它背上甩下来,它会很高兴,然而它不可能赢。

斯 摩奇感到它的脖子上被什么东西轻轻拍了一下。“来吧,小家伙,”克林特跟它说,“绕着围栏小步跑上一会儿。”

斯 摩奇可不愿乖乖合作,它时不时会猛地弓背跳起来,不过克林特没管它,当它的头仰起的时候,他会叫它继续前进。渐渐地,斯 摩奇似乎再也没有跳起来的意思了。

“我想今天你也受够了。”克林特一边说着,一边指示斯 摩奇往围栏边上靠过去,然后停了下来。他伸手捏住了斯 摩奇的左耳,来回揉揉,好让斯 摩奇的注意力集中到耳朵上,接着他跨下了马背。

克林特右脚先落地,左脚还 在马镫上,身子紧挨着斯 摩奇的肩膀,不让它的后腿扫到,这样的姿势他保持了几秒钟。斯 摩奇看着他,全身像风中的叶子一样抖动着。它已做好了准备,只要克林特乱动一下,它就会用蹄子把他踹死。

克林特知道斯 摩奇的想法。他此时想教会斯 摩奇的就是让它乖乖站着,不要要脾气。这是训练的一部分。接着,克林特再次挺身跨上了马鞍,动作很轻很慢,同时把自己和斯 摩奇控制得牢牢的。这可是驯马师的独家本领。克林特跨上马背的时候,斯 摩奇甚至都没感到马鞍上有拉扯的感觉。

克林特就这样上马又下马,来来回回做了几次。斯 摩奇站着,浑身发抖,心里很害怕,但是站着没动。要么它意识到跟那个牛仔斗是没用的,要么就是它累了――不管怎样,斯 摩奇一直稳稳地站着,直到它感到绑在身上的带子松了,马鞍被又轻又慢地除了下来。它马上转过身来对着刚才骑在它背上的人,他手里正拿着那副马鞍。它朝那块皮革嗅了嗅,喷了个响鼻,似乎在说:“切!我还 以为这个东西会永远套在我背上呢!”

克林特把马鞍放到了一边,用一个粗麻布袋揉搓斯 摩奇的背。每搓一下,斯 摩奇的嘴唇就扯动一下,表明它感觉很好。每当克林特停下来的时候,斯 摩奇的动作就清清楚楚地表明它还 想再搓,于是克林特又搓了起来。

克林特一边揉搓着,一边咧嘴笑着说:“我担心我会把你惯坏了。你看,我们才进行了马鞍训练,你就已经开始要好处了。”

那天晚上斯 摩奇被拴到了一个新的地方,那里的草很茂密,又高又青。但不知怎地,它的胃口不是特别好,天亮的时候,克林特发现那些草似乎根本就没动过。它一直就站在同一个地方,看上去一整晚都在沉思,没顾得上吃草。它瘦了一圈,好像被人骑着跑了一晚上。

克林特在围栏里忙着驯其他野马时,不时透过围栏向拴着斯 摩奇的地方望望,看它的胃口有没有变好。但每次看过去,斯 摩奇的姿势几乎都保持一个样,即使它垂下头去,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啃两口,并没吃多少。

斯 摩奇正痛苦地经历着生活的转变,因为它比别的野马更聪明,更敏感,所以这种改变对它的影响更剧烈,它的心里也更难过。

傍晚,克林特注意到斯 摩奇还 是老样子,于是他决定放它一天假,让它把事情理个头绪出来。

第二天天刚亮,克林特看到斯 摩奇正在小溪滩吃草。看来,经过了再三思考,斯 摩奇心里有了一个决定。它贪婪地吃着草,好像要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

克林特笑了,自言自语地说道:“我知道这个淘气鬼做了什么决定。它会继续反抗,我看我今天又要被好好颠上一颠了。”

克林特白天一直在忙着驯另外九匹顽劣不堪的野马,等活干完后,他来到拴着斯 摩奇的地方,把斯 摩奇牵到了它几天前第一次到过的那个围栏里。斯 摩奇看上去跟那天不太一样,它的头抬得更高,意志也更坚定。它喷着响鼻,没有像头一次一样对每一样小东西都畏畏缩缩。当克林特把马鞍轻轻套上,绑上带子时,斯 摩奇就像没看到一样。

“我不喜欢你癫痫治疗新技术鼻孔里发出来的这种‘巨浪翻滚’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你很想干上一架。”克林特说。

斯 摩奇的确不是在闹着玩。虽然克林特说话像是在开玩笑,可他也是认真的。他不会再让这匹小马任意妄为,他必须要对它凶一点,而他其实并不想这样。

克林特看到了斯 摩奇眼里的光芒,立刻就明白了。他明白它的每一个动作,所有一切都意味着反抗。

他一边把帽子拉下来,一边说:“孩子,我很高兴看到你身上有这么顽强的意志。但是如果你想反抗,那我也将不得不对你采取行动,希望赢的那个人不是出于侥幸――来吧。”

克林特把手放在了它的左眼上,然后跨上了马鞍,而与此同时,斯 摩奇只稍稍摇了下头。克林特不想看到这样一个小动作,因为这就像斯 摩奇的一个警告,警告他第二次较量会比第一次更激烈。

野马第一次受训时的腾跃和以后受训时的腾跃往往会有很大的不同。克林特第一次骑到斯 摩奇背上的时候,它完完全全被吓住了,当然它一心想着要把那个牛仔、马鞍,以及所有的一切都甩下来,但因为受惊过度,绝望的它都没有去想怎样才能达成所愿。上一次的较量让斯 摩奇明白了光靠跳起来是不会对那个骑在背上的人构成威胁的,它必须得运用一点技巧,要保持头脑冷静,研究出那个人可能有的弱点,然后专门攻击那些弱项,直到最后地上掉下来一个身影,告诉它那个牛仔已经不在它背上了。

在克林特跨上马背之后,它随便跳了几下,想感知一下那个牛仔已做好了怎样的准备。它的眼睛也在往后瞟,看着骑在它背上的人的全部举动,好计划下一步的行动,把那个人甩下来。

克林特骑在斯 摩奇的背上,看上去非常轻松。就在这时,没有任何预兆地,斯 摩奇跳了起来,腾到半空中,弯来扭去,整个身子似乎断成了两半。它感到背上的那个人好像整个人都往一边移了一点点――这正是斯 摩奇想要的,自从它的身上拴了绳子后,这还 是头一回得到鼓舞,它想,也许它迟早能把那个牛仔甩下来。胜利的希望为它提供了新的能量,它没给那个牛仔任何在马鞍上重新坐稳的机会,更疯狂地跳了起来,希望它背上的那个人就此失去平衡。它一面顽强地反抗,一面密切注视,然而,并没有迹象表明那个牛仔会就此落败。克林特身子倾向一边,坐到了马鞍的突起上,无论斯 摩奇怎么发疯、颠簸,他就是挂在那儿,左手抓着笼头绳,右手在空中挥动,保持着身子的平衡。

随着战斗的延续,斯 摩奇开始犹疑起来。它思考了那么长时间,用了那么多不同的战术,从各个角度进行了攻击,居然还 是不能成功。它有点累了,气喘吁吁地又跳了几下,力道大得足以让大地为之震动。但是当它看到那个人还 骑在它背上时,它终于又陷入了绝望,变得愤怒不已,失去了理智似的狂吼乱叫,全然忘了自己研究出来的把骑在它背上的人甩下来的办法。它什么技巧也顾不上了,空气、大地,以及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它的敌人,它到处乱踢腾,浪费着自己的体力。

很快,斯 摩奇筋疲力尽。最后蹦了几下之后,它停了下来,叉腿站着,大口大口吸着气,趁这当儿,克林特翻身跃下了马背,而斯 摩奇一点也没留意到他,只是隐隐约约感到克林特的手揉搓着它的耳朵,梳理着它的鬃毛。

“我早料到你今天会把我颠得不轻。”克林特说。

有件事斯 摩奇不知道:在他们较量的过程中,克林特无时无刻不感到自己会从马鞍上摔出去。他刚才那样整个身体都侧向一边,其实只能支撑一小会,只要斯 摩奇能够保持理智再坚持一会儿,克林特就有可能被摔下马来。

可怜的斯 摩奇又输了,但是某种意义上它赢了――它赢得了一位牛仔的心,因为这场较量后,克林特的情感完全让这匹小马给占据了。斯 摩奇表现出来的思考能力以及意志,都让他深为赞赏。

在与克林特的较量中,斯 摩奇一直是输家,所以大家可能会以为它的意志力会受挫而至于崩溃。但是如果有人第二天看到斯 摩奇,他的想法就会烟消云散。它拴在木桩上的时候,花了更多的时间来整理思绪,而它找草吃的样子表明它想保持体力醒脑开窍怎么治癫痫病,好实施它的新计划。

对赢了它的那个牛仔,斯 摩奇并没有怨恨或厌恶的情绪。第二天早上,当克林特朝它走去的时候,它表现得很欢迎,老把自己的头往微笑着的克林特肩上蹭。虽然在围栏里对抗时,双方都很严肃,但那好比是两个朋友因某事起了争执,当争执结束后,不管谁赢谁输,双方都会言归于好。

斯 摩奇两次想把骑在它背上的人摔出去,两次都失败了,但是它到现在仍然不相信自己做不到。当克林特第三次跨到它背上的时候,斯 摩奇比以前更猛烈地跳起来,而那个牛仔坐在马鞍上,任由它跳。他舍不得用鞭子抽它。他觉得它跟那些耍脾气的劣马不一样,它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它相信只要自己能够掌握跳跃的技巧,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它束缚住。只要克林特证明他有实力在任何时刻都能驾驭它,它总有一天会放弃反抗。

前两次对抗结束之后,克林特都让斯 摩奇在围栏里跑上一两圈,转几个弯,直到斯 摩奇将它的背部伸直,除此以外什么也没做。所以当第三次对抗结束后,那个牛仔翻身跨到斯 摩奇背上,领着它往门外开阔的原野走去时,斯 摩奇简直难以形容它心中的欢愉之情。

它像扑向水里的那样朝那些高高的山脊奔去,尽显骏马的英姿。奔驰了一段路程之后,它在克林特的指挥下放慢了脚步。它一路小跑,欣赏着沿路的。这里的一切都和围栏里不一样,这让斯 摩奇感觉非常好,它一点都不在意那个牛仔要把它带去哪里。有一段时间,它甚至都忘记了背上的重物,耳朵往前直竖着,和它从前自由自在的时候一样欢快。

这是克林特对它的一种安抚。因为在第三次对抗中斯 摩奇又输了,这时的它需要换个环境,随便做点什么,来驱散它的挫败感。这正合斯 摩奇的心意,它借奔跑来发泄,跑得又急又快。

斯 摩奇正跑着,突然,一只受惊的长耳大野兔从藏身的地方蹿了出来,差点碰上斯 摩奇的鼻子。斯 摩奇直直地往后退,跳到了一边。与此同时,克林特一条护腿的带子卷起来,刚好擦到了斯 摩奇的肩膀,这让它更加惊慌失措,又拼命跳了起来。

但这次跳跃并没持续多长时间,斯 摩奇再次大步慢跑起来。克林特任它跑了一会儿,然后掉过它的头,让它朝着围栏所在的方向站住。接着他又训练它掉了几次头,才开始往回走,一路上一再地进行掉头训练。几分钟后,他们回到了围栏,克林特把马鞍卸下来,把斯 摩奇拴到了木桩上。

这一阵奔跑让斯 摩奇感到有点累,也让它有了个好胃口。那天晚上它没有再寻思怎样才能打败它的对手,它只是一门心思吃了很多草,休息了一会儿,甚至还 小睡了片刻。当它第二天被牵到围栏里套上马鞍时,它甚至都忘了要注意看那个牛仔的动作,而开始对另外一个围栏里的野马感起兴趣来。要在以前,它怀有一腔雄心壮志,根本不可能注意这些,但现在,事情有点不一样了。它已经厌烦了这样一再地思索,一再地反抗,一再地失望。另一方面,它也觉得马鞍和那个人在它背上并不那么难以忍受。

就这样,斯 摩奇慢慢开始习惯现在的生活。虽然这个小淘气蛋偶尔还 会跳起来反抗,但这种反抗已经不像前三次那样可怕了。它只不过觉得自己需要跳一跳,这让它感觉好受些。不过,即便是这样随便跳跳,也不是闹着玩儿的,要是换了其他的蹩脚驯马师,早就被它颠下来了。

跟昨天一样,斯 摩奇今天又出去跑了一大圈,克林特让它掉了几次头,训练它对缰绳的感知能力,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斯 摩奇渐渐适应了克林特的训练计划,而训练中不断更新的项目,开始引起斯 摩奇的兴趣。

有一天,克林特骑到它背上的时候,手里拖着一根长绳。斯 摩奇只是留意着别被那根长绳绊倒,其他的事它已不是很关心。克林特把绳子卷了起来,在空中甩来甩去。刚开始时甩得很轻很慢,打的圈也比较小。斯 摩奇觉得很好玩,不时往后看看,小小地喷了个响鼻,克林特又要做什么呢?它很想知道。

渐渐地,绳子在空中飞舞起来,打的圈越来越大。有几下克林特把绳子刷地笔直甩出去,再拽回来,把斯 摩奇吓得退后了几步,鼻子里呼哧呼哧喷着气。武汉癫痫病医院靠谱吗但斯 摩奇一点都没想要逃开,它没有忘记绳子曾经带给它的教训,它早就懂得如果附近有绳子的话,自己最好安分一些,因为那些绳子总有办法能把它绊住,不管它愿不愿意。

绳子一次次打上圈,甩出去,然后再拽回来,忽而在左,忽而在右,忽而在前,忽而在后。慢慢地,不管绳子怎么甩动,斯 摩奇都不感到害怕了。

就在它开始对这项游戏感到厌烦时,克林特再次甩出了绳子。这一次,绳子圈住了一小丛灌木。斯 摩奇下意识地开始往后拉――它这么做不是因为它知道自己应该这么做,而是因为它想搞清楚它拉着的是什么东西。灌木被拖着径直朝斯 摩奇的方向移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斯 摩奇忽然害怕起来,要不是克林特拉住了它,它早就跑开了。

当灌木碰到斯 摩奇前脚的时候,它再次挣扎起来,鼻子里喷着粗气。克林特将灌木沿着斯 摩奇的肩膀往上移,斯 摩奇感到非常不安,它狂跳了几下,想把灌木甩开,但无济于事。最后,克林特解开绳子,把灌木抛到斯 摩奇的鼻子底下,让它看清楚这丛灌木根本就不是什么可怕的玩意儿,斯 摩奇呢,它因为自己刚刚吓成那样,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接下来,克林特又套住了其他的东西:树桩、枝干、旧马车上的零件……所有能拖动的东西都套过了――斯 摩奇渐渐明白每次它的受惊和反抗都是没有必要的。到最后,不管克林特拖过来什么东西,斯 摩奇都只是随便哼下鼻子,再也不怕了。哪怕克林特哐啷哐啷地拖来了一个旧煤油罐,斯 摩奇也完全无动于衷。

在这个过程中,斯 摩奇学会了拽住绳子往回拉,也学着拖动和一头一岁大的牛犊差不多重的东西。克林特逐渐训练它把绳子拽紧,保持不动,等他轻轻地扯动绳子时,再放松开来。这很花时间。每天克林特只教一样内容,有时候甚至是一样内容的很少一部分――但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斯 摩奇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克林特看着斯 摩奇学东西的样子,心里很安慰。他看着它的小耳朵前后摆动,眼睛紧盯着他的任何一个动作,只要是它没见过的,它鼻孔就会兴奋地抖动起来。克林特发现斯 摩奇对他越来越信任,当它碰上了新的情况,束手无策的时候,只要他说句话或者用他的手碰碰它,它立马就会安定下来。这让克林特感到非常高兴。

有一天,克林特开始追赶牛群,为的是教会斯 摩奇在对付这种时需要注意的问题。他把斯 摩奇赶到牛群中,截住一头肥肥壮壮、狂野不羁的小牛犊,然后训练斯 摩奇把注意力全集中在这头牛犊身上。刚开始的时候,斯 摩奇一点也摸不着头脑,但克林特并不着急,耐着性子教它。几天以后,斯 摩奇就开始有点明白其中的诀窍了。与此同时,抛绳子的训练也没落下,这两种训练是结合在一起的。偶尔克林特会套住一头壮实的小牛,当牛想要奋力挣扎着跳起来,发出怒吼时,他让斯 摩奇守着绳子,不让牛逃脱。

斯 摩奇很喜欢这一切,它对此兴趣十足,就像小孩子喜欢玩新游戏一样――它喜欢追赶眼里满是怒火的母牛,在它不想掉头的时候让它掉头,逼得它走投无路。它也喜欢紧紧抓着套在某头牛身上的绳子,感到只有自己才能把它们控制住。这对它来说就像一场游戏,在这场游戏中,它面前的所有动物必须按它和那个牛仔的意愿行事。

傍晚时分,克林特会把斯 摩奇牵出去,骑上一会儿,然后去套牛。每当这个时候,斯 摩奇总是追不及待地追上去,全身的神经绷得紧紧的。套牛这个游戏占据了它所有的思想,而它也一次比一次表现得更加果断聪明。

它甚至不再去想它的,也不再去想从前那些自由自在的生活。相反,它的内心似乎有什么东西冒了出来,让它对那个每天都来看它、陪它一块玩的瘦瘦长长的牛仔生出了好感。从那个牛仔让它做的事中,它找到了很多的乐趣,当事情做完后,它总还 想再多做一点。

这正是克林特想要的状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起效果。他很注意不让那匹小马劳累过度,他希望能把这一切变成一个游戏,然后尽力维持这种状态,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斯 摩奇的心和意志融为一体,保持完整。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