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下)-第一部-第05章【上尉的女儿】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1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三天举行葬轧。可怜的老人的体安放在桌上,盖着寿被,周围点着蜡烛。餐厅里仆人挤满了。就要发引了。棺木被弗拉基米尔和另外三个人抬起了。神父领头,教堂执事随后,歌唱出殡的祷词。吉斯琴涅夫卡一代业主最后一次经过自己家的门槛。从树林里抬过灵柩。过了林子就是教堂。天气晴朗寒冷。黄叶飘零。

出了村子,便看见吉斯琴涅夫卡木头教堂同老菩提树浓荫蔽日的墓地。弗拉基米尔的母亲安葬在那里,在她的墓旁昨天挖了一个新墓

教堂里挤满了吉斯琴涅夫卡的农民,他们前来向自己的主人最后一次敬礼。年青的杜布罗夫斯基站在唱诗台旁边。他不哭,也不祈祷,但气色沉让人害怕。哀悼仪式已毕。弗拉基米尔首先走上前跟遗体道别,随后全体仆人也一一跟遗体道别。盖上棺材,钉上钉子。女人们嚎啕大哭,男人不时用拳头擦眼泪。弗拉基米尔和原本那三个仆人抬起灵柩去墓地,全村的人都跟在后面。灵柩放进墓,在场的每人撒上一把土,墓填平,每人鞠了一躬,然后回去。弗拉基米尔匆匆走了,赶到大伙儿的前边,在吉斯琴涅夫卡森林里不见了。

叶戈洛夫娜以少东家的名义邀请神父和教堂全体人员赴丧礼宴会,声明少主人不能奉陪,于是,神父安东。神父太太费多托夫娜以及教堂执事便步行到主人的宅子,一路上跟叶戈洛夫娜谈论过世的主人很施善于人,又谈到他的继承人来日恐怕凶多吉少。(特罗耶古洛夫的来访以及如何接待了他这件事,已经在周围传遍了,本地政治家预言将有好戏看。)

"在劫难逃啊!"神父太太说,"要是我们的主人不是弗拉基米尔癫痫病为什么会比较难治。安德列伊奇,那才可惜呢!真是个好小伙,没有二话。"

"不是他做我们的主人,还 有谁呀?"叶戈洛夫娜抢着说,"基里拉。彼得洛维奇大发脾气也是白费力气。他的对手可不是好惹的:我的小鹰会保护自己,谢天谢地,还 有他一批亲朋好友会来帮忙。看他基里拉。彼得洛维奇头上长了几只角!我的格里沙就敢骂他:'滚蛋!你这老狗!从院子里滚出去吧!,他不也夹着尾巴溜了。"

"哎呀!叶戈洛夫娜!"教堂执事说,"你的格里沙走漏风声了。万一不得已,我宁可去骂几声大主教,但决不敢向基里拉。彼得洛维奇瞅一眼。只要一瞧见他,就心惊肉跳,浑身冒汗,脊梁骨就不由得发软,弯了下去……"

"人生如梦,万事皆空呀!"神父开口了,"将来还 得给基里拉。彼得洛维奇唱挽歌的,跟今日给安得列。加夫里洛维奇唱的同样,只不过丧事办得阔气些,客人请得多一些罢了。上帝对待每人都一样!"

"唉!老爷子!我们本来也想把四邻都请来,可弗拉基米尔。安德列耶维奇不愿意。我们家一切都还 富裕,客是请得起的,但主人不愿意,我们什么办法呢?现在客人不多,包管你酒醉饭饱,亲的贵客!"

听此一番亲切的承诺,再加引起馋涎欲滴的油煎包子在厚待他们,这几位谈者不由得加快了脚步,顺顺当当就这么走进主人的家,那儿餐桌上已然摆好杯盘,酒壶也捧上来了。

这时,弗拉基米尔却钻进树林深处,一心要把自己劳其筋骨搞得疲惫不堪才好,从而压制内心的悲痛。他一个劲向前走,不管有没有路。枝杈时常挂住他,扎他的脸,他的脚不时陷进泥潭……而他一点不在意。终于他走到一片周围长满了树的水洼旁边,一条小溪静静地流过树林癫痫病到底能不能治好啊中间,树林里残留许多秋天的落叶。弗拉基米尔停住,在一个冰冷的土包上坐下,他心里,一个比一个更加森的念头纷至沓来……他深感自己孤立无援,来日云密布。跟特罗耶古洛夫为敌,必然带来新的灾难。他这一点可怜的产业就会被剥夺而落入旁人手中……这一来,他便会一贫如洗。他长久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瞅着小溪静静地流,带走几片败叶,他黯然伤神。领悟到人生亦复如此……莫不平凡地。静静地流逝。最后,他发觉天黑了,便站起身子寻路回家。但他还 是在不大了解的林子里转了好久的圈子,终于找到一条小路,直通他家的大门。

杜布罗夫斯基劈面碰见神父和教堂里的人。他想这是个不祥的兆头,不由得闪过一边,躲到一棵树的背后。他们没有发现他,正热烈地谈着,走过他身旁。

"你得染祸全身呀?"神父对他老伴说,"我们留在这里干什么?不管结果如何,不关你的事。"神父太太回答一句话,弗拉基米尔听不清楚。

快到家时,他看见一堆人……一群农民和仆人拥挤在主人的院子里。弗拉基米尔老远就听见嘈杂的人的声音,有人在讲话。棚子旁边停了两辆马车。台阶上站着几个穿制服的人,看来,他们在讲解什么事情。

"这是怎么回事呀?"他气冲冲地问迎面跑来的安东,"他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哎呀!弗拉基米尔。安德列伊奇少爷!"老头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法院来人了。要强迫我们离开你,给特罗耶古洛夫……"

弗拉基米尔低下头,仆人们迎着不幸的少主人聚拢来,"你是我们的父亲,"他们喊着,吻他的手,"除了你,我们不成都治癫痫三甲医院要别的主人,少爷,下命令吧!让我们跟法院的人干一场。我们宁愿死,也决不出卖你。"弗拉基米尔看着他们,心头激荡着异样的感情。"规规矩矩站着别动,"他对他们讲,"我来跟当官的涉。"……"快去涉,少爷!"人群中好些人喊道,"叫这帮混蛋都不要脸。"

弗拉基米尔来到官儿们跟前。沙巴什金头戴便帽,两手叉腰,一双眼睛不可一世地扫视左右。县警察局长是个大块头的汉子,五十来岁,脸膛通红,留了两撇唇须,他见到杜布罗夫斯基走近前来,咳嗽一声,沙喉咙开口讲道:"就这么办,我向你们把刚才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按照县法院的判决,从现在起你们全部归基里拉。彼得洛维奇。特罗耶古洛夫所有了,他的代理人沙巴什金先生就是这一位。你们全部要听从他的吩咐,而女人们可得好好他痛他,对付女人嘛,他可是有一手的。"开了这句轻薄的玩笑,县警察局长大打哈哈,而沙巴什金同其他的随从也跟着笑了起来,弗拉基米尔憋了一肚子怒火。"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呀?"他装出冷漠的神情问那个快活的警察局长。"是这么回事,"高深莫测的官儿回答,"我们代表基里拉。彼得洛维奇前来接收田产,要求没有干系的外人马上滚蛋。"……"但是,我认为,你们不必先向我的农民讲,倒应当先对我讲,向地主本人宣告剥夺他的所有权……"……"你是什么人?"沙巴什金插嘴,傲慢不逊地上下估量他。"以前的地主安德列。加夫里洛维奇。杜布罗夫斯基被上帝叫去了,已经死了,我们不认识您,也不想认识您。"

"弗拉基米尔。安德列耶维奇是我们的少主人。"人群中有人说道。

"是谁胆敢乱说,"警察局长大摆官架地道,"算什么主人?这个弗拉基米尔。安德列耶维奇是什么人?你们的主人是基哈尔滨看癫痫的医院里拉。彼得洛维奇。特罗耶古洛夫。听见了吗,糊涂虫?"

"没那回事。"同一个声音道。

"简直反了!"警察局长大喊,"喂!村长,过来!"

村长走上前。

"马上搜查,看谁胆敢跟老子顶嘴,看老子揍他!"

村长问群众:是谁讲的?没有吱声,靠后几排随即七嘴八舌,那声音越来越大,一下子变成惊心动魄的喊叫。警察局长压低喉咙想来安抚。"干嘛老瞅着他们,"几个家喊叫,"弟兄们!狠狠地揍!"群众都动起来了。沙巴什金同其他官员赶忙钻进门厅里,拴上门。

"弟兄们!把他们捆起来!"刚才讲话的那个声音又喊道。群众蜂拥而上……"别动!"杜布罗夫斯基大吼一声。"傻瓜!你们要干什么?会把你们自己毁了,也毁了我。赶快回家去,让我清静清静。不要怕,皇上慈悲为怀,我会去求他,他会替咱们伸冤的。我们全都是他的孩子。要是你们闹事,无法无天,他怎么能够保护你们呢?"

年青的杜布罗夫斯基的几句话,他那洪亮的声音与庄重的气势产生了预期的效果。人群静下来,接着走散……院子空了。官员们乖乖地坐在门厅里。最后,沙巴什金蹑手蹑脚推开门,走上台阶,自卑地向杜布罗夫斯基连连几个鞠躬,感激他善意的庇护。弗拉基米尔不屑地听他说完,一句话也不屑于回答。"我们打算,"陪审员接着说,"恳求阁下允许我们就在这儿住一夜。因为天黑了,您的农民可能在路上袭击我们。请您做做好事!吩咐在客厅里铺些干草也行,明天朦朦亮,我们就走。"

"随你便,"杜布罗夫斯基干巴巴地回答,"我可不是这儿的主人了。"说完这话,他便走进父亲的房间,随手拴上门。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