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经典语句 >正文

六【在人间】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1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这年春天,我终于逃跑了。有一天早晨,我上铺子里去买早茶用的面包。铺子里的老板当我的面,跟老婆吵架,拿一个秤砣打她的额角,她逃到街上,摔倒了。马上围满了人,把女的抬上四轮马车,送往医院里。我跟在车子后面跑,不知不觉地跑到了伏尔加河边,手里还拿着一个二十戈比的银币。

春天的太和煦地照着,伏尔加河水涨得满满的,大地显得热闹而宽阔。这使我感到自己所过的生活,真好象躲在地窖里的小耗子。于是,我决心不回主人家去,也决心不到库纳维诺区外祖母那里去。我没有遵守对她的诺言,没有脸去见她,而且外祖父,一定又会对我幸灾乐祸的。我在河边游荡了两三天,那些好心的码头工人,给我吃的,晚上我跟他们一起睡在码头上。后来,其中有一个对我说:

"小伙子,我瞧你光在这里闲荡着也不成呀,你到那条善良号轮船上去碰碰看,那里正要雇用一个洗碗的小伙计……"

我去了,高个儿的满脸子的食堂管事,戴着一顶没有遮檐的黑绸帽子,他用浑浊的眼睛,从眼镜里边打量着我,小声说:

"一个月两卢布。身份证呢?"

我没有身份证。食堂管事想了想说:

"把你找来。"

我就跑到外祖母那里去。她赞成我的行动,便说服外祖父,到职业局替我领了居民证,亲自同我一起到轮船上。

"好,"食堂管事望了我们一眼,说。"跟我来。"

他带我到后舱。那里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厨师,白衣白帽,坐在小桌子前喝茶,着粗大的纸烟。食堂管事把我推给他:

"洗碗的。"

说完,立刻跑开了。厨师鼻子里哼了一声,掀一掀黑子,望着管事的背影说:

"光贪便宜,不管什么样的家伙都要……"

他生气地抬起剪得很短的黑头发的脑袋,瞪着暗色的眼睛,梗着脖子绷着脸,大声说:

"你是什么人?"

我很不喜欢这个家伙,虽然他穿着一身白衣服,看去依然很肮脏,指头上长着,大耳朵里也突出几根长

"我饿了,"我对他说。

他眨巴了一下眼皮,狰狞的脸立刻变成笑呵呵的了。厚厚的、晒红了的两腮,直拉到耳根,露出粗大的马牙,子软软地向下垂着。样子变得象一个和善的胖妇人。

他把自己杯子里的茶底儿泼到船外边,重新倒了一杯,又拿一整个长圆形白面包和一大截香肠推到我面前:

"吃吧!有没有爹?会不会偷东西?唔,别担心,这里的人全是贼,他们会把你教会的!"

他说话简直跟狗叫一样。他那张剃得发青的大肥脸上,鼻子四周跟网纹一样布满红筋,肿胖的红鼻头挂到子上边,下唇沉重地不高兴地撇着,口角上叼着一支烟卷,冒着青烟。他显然是刚洗过了澡――身上发出桦树条和椒酒的气味,太和脖子上大汗直流,泛出油光。

我把茶喝完了,他把一卢布纸币塞在我的手里:

"拿去买两条长围裙,不不,等一等,还是我去买!"他把白帽子拉一拉正,便摇晃着笨重的身体,象熊一样一步一蹭地踏着甲板走了。

……夜,皎洁的月亮渐渐移向轮船左边的草场上空。一条古老的棕红色的轮船,烟囱上带着一道白条,轮叶拨动着银色的水面,悠悠地不平稳地行驶着。黑�q�q的河岸,迎着船身悄悄地掠过去,沉沉的影子落在水里。岸上,房屋的窗里,透出红艳艳的灯光,村子里飘来唱歌的声音,望见姑们在跳圆舞。她们那"阿依,柳里"的和唱声,听起来和赞美诗中的"阿利路亚"一个样……

轮船的后面,一条长缆索拖着一只驳船,船身也涂着棕红色。驳船甲板上装着铁笼子,里边是判处流刑和苦役的囚徒。舱头上,哨兵的��刺象烛火一样闪光。暗蓝色的天空照耀着星辰的光辉。驳船上人声静寂,洒满月光。漆黑的铁栅栏里,模糊地露出滚圆的灰点。这是囚徒们在眺望伏尔加。水波荡漾有声,象低泣,也象窃笑。四周一切都跟教堂一样,也象教堂一样发出浓烈的油脂香。

我看见这条驳船,就记起小时候从阿斯特拉罕到尼日尼的旅行,记起母亲严肃的脸,和把我带进这个有趣的、但也艰苦的人生中、带进人间来的外祖母。一想到外祖母,便觉得一切讨厌的和苦恼的事都离我而去,变成了有趣的和快乐的了,人们都变得好起来,变得更可了……

这美丽的夜色,这驳船,都使我深深地感动,差点儿掉下泪来。驳船象一口棺材,在浩森的河面上,在暖夜那引人深思的静寂中,简直是一种多余的东西。河岸的不匀称的线条,一忽儿高,一忽儿低,令人看了心里非常舒服――我想做一个善的人,做一个对别人有用的人。

我们轮船上的人,都很特别,我觉得老老小小,男男女女,所有的人都是一个样子。我们的轮船行得很慢,有要事的客人都去搭快班船了,只有那些并没有要紧事务的人,才聚集在我们的船上,他们一天到晚,尽吃、尽唱,把很多的餐具、刀、叉、勺子弄脏。我的职务就是洗盘子,洗碟子,擦刀叉,从早晨六点钟起,几乎直到半夜,都忙着干这活儿。下午二点到六点,晚上十点到半夜,我的工作比较少些。――这时候,旅客们已经吃过东西,在休息,光喝茶,喝啤酒和伏特加。于是,餐室里的一切待役――我的上司,都有了空闲。近舱口的桌子上,厨师斯穆雷、他的下手雅科夫・伊凡内奇、洗碗工马克西姆、头等舱茶房谢尔盖那些人,都在喝茶。谢尔盖是个高丽江市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颧骨、麻子脸的驼子,长着水汪汪的眼睛。雅科夫・伊凡内奇露出发青的腐朽的牙齿,跟哭一样地笑着,谈着猥亵的话。谢尔盖活象一只青蛙,把大嘴巴扯到耳根,马克西姆睁着一对说不上是什么颜色的严峻的眼睛,望着他们,沉着脸不吭气儿。

"亚细亚人!莫尔德瓦人!"厨师有时也大声说。

我不喜欢这些人,肥胖的秃头雅科夫・伊凡内奇老是讲女人,而且讲得不堪入耳。他那张没有表情的脸,长满暗青色的瘢块,一边脸上,有一颗长着红的黑痣。他用手捻捻这些,弄成一枚针似的。当船上来了轻佻放肆的女客,他就如同一个叫化子一样,唯唯诺诺在一旁侍候,说话时又柔和又可怜,口角上冒出胰子泡那样的口沫,他伸出不干净的舌尖迅速去。不知什么原因,我总觉得刽子手就是这么肥头肥脑的人。

"要善于使女人动情,"他教谢尔盖跟马克西姆说。谢尔盖和马克西姆两个,鼓起两腮,红热着脸,出神地听着他讲。

"亚细亚人!"斯穆雷厌恶地大声说。他吃力地站起身来,命令我道:

"彼什科夫,来!"

他跑到自己的舱室里,塞给我一本皮面装的小书,然后躺在靠冷气房墙边的帆布吊上。

"念吧!"

我坐在通心面箱子上,认认真真地念了起来:

"挂满星星的恩勃拉库伦,意味着上天的通畅通无阻,会员们有了这条坦途,能使自己从普罗芳和恶德中解脱……,"斯穆雷点起烟卷,吐出一口青烟,生气地说:

"这帮骆驼!他们写些……"

"露出左胸,以示心地纯洁……"

"什么人露出左胸?"

"没说。"

"那就是说女人的胸部……呸,这帮�H荡的家伙。"

他合上眼,两手垫在脑后躺着,烟卷叼在嘴角上,稍稍冒着烟,他用舌尖一拨,大吸一阵,弄得胸口呼呼作声,一张大胖脸沉进烟雾中去了。有时我以为他睡着了,停下不念,把这本讨厌的书翻着瞧瞧。真是一本讨厌的书,使人瞅着作呕。

可是他沙着嗓子嚷了:

"念呀!""大师父回答道:你瞧,我的亲的兄弟苏韦里扬……"

"是塞韦里扬吧……"

"写着是苏韦里扬呀。"

"是吗,真见鬼!底下有诗,你跳下去念吧。"

我就跳下去念:

愚蠢的人们呀,你想知道我们的事情,

你们这样懦弱的眼睛,怎能瞧分明!

就是天神的歌声,你们也不会听清。

"等一等!"斯穆雷说。"这不是诗呀,你把书给我……"他怒气冲冲地把厚厚的蓝书翻弄了一阵,便把书塞进褥子底下。

"去,另外拿一本来……"

使我难受的,是他那口钉着铁皮的黑箱子,里边装着很多书,有《奥马尔喻世故事集》,《炮兵札记》,《塞丹加利爵爷书简》,《论臭虫类此害虫之防治方法》;还有一些没头没尾的书。

有时候,厨师我把书拿出来,一本一本把书名报给他听。他听着我念,便叱骂着说:

"编乱杂,这些混帐东西……他们象在打人的耳光,为什么要打,却不明白。格尔瓦西他怎么落到我手里来的,这个格尔瓦西,还有什么恩勃拉库伦……"

尽是一些怪词儿,陌生名字,叫人讨厌地记着很多,刺激着舌头,每分钟都想重复地念。我想:也许可以从声音中体会出意思来。船窗外,河水在不倦地歌唱。这时候,跑到后舱去一定很有趣。那边,在满堆的货物箱中间,围聚着水手们和司炉们,有的同乘客打牌,赢他们的钱,有的唱歌,有的在讲有趣的故事。跟他们坐在一起,心里很舒畅。一边听他们简单明白的讲话,一边望着卡马河岸上那铜弦一样笔直的松树,水退以后草场上留下的小池沼一样的水洼。这些水洼象破碎的镜片,映出了蓝色的天空。我们的轮船离开了陆地在向远方奔去,可是在白天倦怠的沉寂里,听见从岸上传来了一座看不见钟楼的钟声,就令人想到那儿有村庄,有人。在波上,有一只渔船在漂荡,象一大块面包。啊,那边的岸上出现一座小小的村子;孩子们在河里戏水。象黄绸带子一样的沙地上,走着一个穿红衬衫的农人。远远地,从河中心望去,一切都显得好看;一切都跟孩子的玩具一样,又小巧,又斑斓。我想向岸上喊几句和善亲切的话,不仅向岸上,同时也向驳船上。

这条红沉沉的驳船,引起我很大的兴趣。我能整个钟头不眨眼地望着这条船伸出它的粗笨的船头,冲破浊流的情景。轮船拖着这条驳船象拖着一口猪,松弛时拖索打在水面上,随后又绷起来落下许多水点,拉紧船的鼻子。我很想看看那些跟野兽一样坐在铁棚里面的人们的脸。当他们在彼尔姆上岸的时候,我走到驳船的跳板去看。几十个没有人样的可怜人儿,从我的身边走过,杂乱沉重的脚步,夹着镣铐的声音,弯腰屈背地驮着沉甸甸的包裹。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俊的、丑的都有,可是看来完全跟普通人一样,只有身上的服装和剃成怪模样的头发不同。当然,这些人都是强盗,可是外祖母曾给我讲过许多强盗的侠义行为。

斯穆雷的模样比谁都要更象一个强盗,他沉沉地望着驳船,嘟哝着说:

"上帝啊,解脱这种命运吧!"

有一次我问他:

"人家都在杀人、打劫,你干吗老这么做着饭?"

"我不是做饭,我只是煎煎炒炒,做饭的是儿们呀,"儿童癫痫病治疗办法他说着笑了。想了一下,又补充说:"人跟人的差别,都在脑筋上边,有的人聪明一点儿,有的人不大聪明,还有些人完全是傻瓜。一个人想聪明,得多念书,正经的书固然好,坏的魔道书也好,念得越多越好,要把所有的书都念过,才能找到好书……"

他老是提醒我说:

"你念吧!念不懂就念七遍,七遍再不懂就念十二遍……"

斯穆雷对船上的人,不管是谁,就是对那个不大吭气的食堂管事也不例外,说起话来总那么喋喋不休的,厌恶地撇着嘴,髭须向上翘着,重声重气地好象拿石头砸人一样。可是他对我却是和善而关怀的,不过在关怀中含有一种多少令我害怕的东西。有时我似乎觉得,这厨师也跟外祖母的妹子一样是个半疯子。

有时,他这样对我说:

"等会儿再念吧……"

他就闭上眼睛,打起鼾声,久久地躺着。他的大肚子一鼓一瘪,两只满是火烫疤的手,象死人一样叠在胸口上,手指头微微动着,好象正在用一副瞧不见的编针,编织瞧不见的袜子。

突然,他又嘀咕着说:

"是呀,老天给了你这么个智慧,你就得靠着它去生活!可是老天给人智慧很小气,而且不均匀。如果大家都一样聪明,那该多好呀,可是不这样……有的人懂,有的人不懂,还有的人压根儿就不想懂,你瞧!"

他结结巴巴地把自己在军队里的生活讲给我听。我不能领会这些故事的意思,觉得没有一点味儿。而且他讲得没头没脑,东一搭,西一搭,想起什么就说什么:

"长把兵士叫来,问他:中尉对你说了些什么?那兵士一五一十报告了。当兵的可不能撒谎。可是那中尉跟盯住墙壁一样盯着他,不一会儿,他转过脸,把脑袋低下去了。嗯……"

厨师冒火了,他吐着烟,唠叨说:

"我怎么会知道,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这样,那中尉就在要塞里禁闭起来。那中尉的母亲却说……啊,天哪!……我那时什么也没有学过嘛……"

炎热的天,四周的一切轻轻地摇晃着、轰隆着。船舱的铁板外边,响着水声和轮船外轮转动的声音。圆圆的窗外,河水象一条宽阔的带子,滔滔地流过去。远远地望见岸上一片草场,零落地立着一些树木。耳朵惯了一切声响――觉得四周很静,虽然水手们在船头上象哭似的叫唤着:

"七个,七个……"

我什么也不想去参加,也不想听,也不想干活,只想躲到什么隐僻的地方,闻不到厨房的油腻和热香,悠悠地望着这疲倦的生活的流水,潺潺地流去。

"念呀!"厨师生气地命令了。

各等舱室的茶房都怕他,还有那个柔顺的、不大吭气的、跟鲈鱼一样的食堂管事,也好象有点害怕斯穆雷。

"嗨,猪猡!"他呵斥那些食堂里的茶房。"到这儿来,贼骨头!亚细亚人……恩勃拉库伦……"

水手和司炉们对他总是又恭敬又巴结。他把燃过肉汤的肉给他们,问他们家乡的情况,家人的情况。那些满身油腻、象火薰过一样的白俄罗斯司炉,在轮船上算是最低下的人,大家都叫他们雅古特,还向他们挑逗说:

"雅古、别古,在岸上住。"

斯穆雷听到了就气得满脸通红,向司炉中的一个大声嚷起来:

"你干吗让人家嘲笑你?傻瓜!你揍喀查普的嘴巴呀!"

有一次,那个长得又漂亮又凶恶的水手长对他说:

"雅古特跟霍霍尔是一路货!"

厨师听了这话,立刻两手抓住他的领子和腰带,把他举到头顶上,一边摇晃着一边问:

"你要我把你摔死吗?"

他常常跟人吵架,有时甚至扭打起来,可是斯穆雷从来没有挨过揍。他的气力比谁都大,而且船长太太常常同他谈得很亲热。她个子高大、肥胖,脸跟男人一样,头发剪得又短又平整,象一个男孩子。

斯穆雷喝伏特加喝得很凶,可是他从来没有醉倒过。一清早他就在那儿喝,一瓶酒四次就喝完了。以后,一直到晚上,他又不停地喝啤酒。他的脸喝得渐渐变成紫褐色,一对黑眼睛渐渐大起来,好象吃惊的样子。

傍晚的时候,他常常在水机那边坐下,身子高大,穿着一身白衣服,忧郁地望着流动的远方,好久好久地坐着不出声。在这种时候,大家特别害怕他,可是,我却有点怜悯他。

雅科夫・伊凡内奇从厨房里走出来,汗气腾腾,满脸被炉火烤得通红,站下来搔搔秃头皮,把手一甩,走了;或是离得远远地对他说:

"鲟鱼死了……"

"那就把它做成杂拌汤吧……"

"可是客人如果要鱼汤、要蒸鱼怎么办呢?"

"你就做吧,反正他们会吃的。"

有时我大着胆子走近他的身边去。他费劲地把眼睛移到我这边来:

"什么事?"

"没有什么。"

"好吧……"

可是有一次就在这样的时刻,我终于问他了:

"你干吗老让大家都怕你?你是个和善的人啊。"

出乎我的意料,他并没有生气:

"我只是对你才和善呀。"

可是,立刻又实在地、深思地补充说:

"不过,也许是这样,我对什么人都和善,只是不表露出来罢了。这不能让人瞧出来,让人瞧出来了就会吃亏。什么人都一样,会爬到和善人的头顶上,跟在泥沼地里往土堆上爬一样……而且,把你踩倒。去,去拿啤酒来吧……"

他一杯又一杯地喝完了一瓶,把髭须,又说:

"你这小鸟儿要是再大一点儿,我会西安哪能治好癫痫病告诉你许多事情。我有许多值得告诉人的东西,我可不是一个傻瓜……你念书吧,书里边什么重要的知识都有。书不是平常的东西!你想喝啤酒吗?"

"我不喝。"

"好,那就别喝。喝醉酒可是一件糟糕的事。伏特加是魔鬼的东西。我要是个富翁,就一定送你去念书。一个人没有学问,就跟一条牛没有区别,不是套上轭架,便是给人宰了吃肉,它也只能摇晃尾巴……"

船长太太借了一本果戈理的书给他。我念了《可怕的复仇》,心里很满意,可是斯穆雷却怒吼起来:

"生编硬造,无稽之谈!我知道,还有别的书……"

他从我手里把书夺过去,跑到船长太太那儿,另拿了一本来,不大高兴地命令我道:

"你念《塔拉斯》……他姓什么来着?你找出来,她说这是一本顶好的书……不知道是谁觉得好,是她觉得好,也许我就觉得不好。她把自己的头发剪了,瞧瞧,干吗不把耳朵也剪掉呢?"

当我念到塔拉斯向奥斯达普挑战那一段的时候,厨师大笑起来。

"对啦,可不是嘛!你有学问,我有力气!真能写!这些骆驼……"

他很注意地听着,却不时地表示不满的意见:

"唉,说八道!不能一刀把一个人从肩头劈到屁股的呀!不能呀!也不能挑在长矛上,长矛会断啊!我自己当过兵……"

安德烈的倒戈,又引起他的憎恶。

"不要脸的家伙,是吗?为了们,呸……"

可是一念到塔拉斯杀了儿子的地方,他就两脚从上放下来,双手支在膝盖上,屈起身子哭起来。――两行眼泪慢慢地顺着脸颊滚下来,滴到舱板上。他搐着鼻子嘟囔:

"唉,天哪,……唉,我的天哪……"

忽然他望着我叫起来:

"念呀!贱骨头!"

他又哭了。到了奥斯达普临死,叫着"爹,你听见了没有"的时候,他哭得更厉害,更伤心了。

"一切都完啦,"斯穆雷哽咽着说。"一切都完了!念完了吗?真他的糟糕!饼去可真有过好样的人,你瞧这塔拉斯,怎么样?是啊,这才是人物呢……"

他从我手里拿去了书,仔细地看着,眼泪滴在封面上。

"好书!简直是一场大快事!"

后来,我们一起念《艾凡赫》。斯穆雷非常喜欢金雀花朝的理查德。

"这是一位真正的国王!"他认真地对我说。可是在我看来,这本书实在没有多大味道。

一般说来,我们俩趣味是不相投的,我所醉心的是《汤姆・琼斯》,即旧译本《弃儿汤姆・琼斯小史》。可是斯穆雷不赞成:

"真是蠢货!汤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要他干吗?肯定还有别的书……"

有一天,我对他说,我知道还有别的书;这是一种秘密的禁书,必须半夜里躲在地下室里读。

他睁大了眼,子都竖了起来,说:

"啊,什么?你说些什么?"

"不是说。在教堂里行忏悔礼的时候,神父问过我那种书;而且以前我也瞧见人家念这种书,他们还哭呢……"

厨师沉沉地盯住我的脸问:

"谁哭?"

"那个在一旁听着的年轻姑;另外还有一个女的吓得跑掉了……"

"你醒醒吧,你在说话。"说着,他慢慢地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又叨唠起来:

"当然总会在什么地方有……一种秘密的书。不会没有……不过我已经这么一把年纪,而且我的子又是……嗯,可是,……"

他能滔绝地整整谈一个钟头……

我不知不觉地有了念书的惯,变成一卷在手,其乐陶陶了。书上所谈的都轻快有味,跟实际生活不一样。而实际生活,却愈来愈让人受不住了。

斯穆雷也更醉心于读书,常常不管我在干活,就拉了我去。

"彼什科夫,去念书吧。"

"还有许多碟子没洗呀。"

"马克西姆会洗的。"

他粗暴地让老洗碟工去干我的活儿,那一个气得把玻璃杯故意打破。食堂管事和气地警告我:

"这么下去,我可就不让你在船上干啦。"

有一天,马克西姆故意拿几只玻璃杯放在盛污水和茶根的盆里。我把污水泼在船栏外,那些玻璃杯也一起飞到水里去了。

"这是我不好,"斯穆雷对食堂管事说。"你记在我账上吧。"

餐室里那班侍者,都斜着眼瞧我;对我说:

"喂,书迷!你是干哪一行拿薪水的?"

他们还故意把食器弄脏,尽量多给我活儿干。于是,我就觉得这样下去是不会得到好结果的。果然,我没有料错。有一天傍晚,从一个小码头上来了两个女客。一个是红脸的妇人,另一个裹着黄头巾,穿一件粉红的新上衣,还是个姑。她俩都喝醉了。妇人微笑着跟所有的人点头,说起话来,和教堂管堂人一样,应该发"阿"音的地方却发"奥"音:

"对不起,亲的,我刚才喝了一点儿酒!我刚打了官司回来,宣判无罪,心里一高兴,就喝了点儿……"为什么孩子会有四肢抽搐>

也笑着,抬起混浊的眼望着大家,推了那妇人一下说:

"你往前走呀,傻婆,往前走呀……"

她们在二等舱室旁边住下了,那儿正是雅科夫・伊凡内奇和谢尔盖他们睡觉的舱室的对面。一会儿妇人不知到哪里去了,谢尔盖就跑到那姑身边坐下,贪心地咧开青蛙嘴。晚上,当我干完活躺在桌子上睡觉的时候,谢尔盖走到我跟前,抓住我的手:

"来来来,我们这就给你娶老婆……"

他喝醉了。我想把手缩回来;但他打了我一下:

"叫你来呀!"

这其间马克西姆跑进来,他也醉了。他们俩就拖着我沿着甲板,走过正在睡觉的旅客旁边,来到自己舱室跟前。不料斯穆雷站在舱室门前,门里边是雅科夫・伊凡内奇,他两手抓住门框,那姑正用拳头敲着他的脊背,用带醉的声音叫喊:

"放开手呀,……"

斯穆雷从谢尔盖和马克西姆手里夺下了我,抓住他们的头发,把两个脑袋碰撞了一下,使劲儿一推,两个人都跌倒了。

"亚细亚人!"他对雅科夫骂着。之后,就把门砰的一声关上,险些儿碰着他的鼻子。又把我一推,大声地嚷:

"走开!"

我就走到舱后艄去了。这是一个暗的夜,河面一片漆黑,船尾后边泛起两道灰白的水纹,向望不见的两岸边分流开去。驳船在这两道水纹间慢吞吞地浮动,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现出灯火的红点,什么东西也照不见,在突然出现的河弯处逝去了。眼睛见不到这光,就觉得更黑暗,更难受。厨师跑来,坐在我旁边,长叹了一声,点着了香烟。

"他们是拉你到那女人那里去吗?不要脸的臭家伙!我听见他们怎么个使坏来着……"

"你把那姑从他们那里拉开了吗?"

"那姑?"他就破口骂那女子;接着用沉重的口气说:

"在这里的人统统是下流坯子。说起这条船,简直比村子里还要糟糕。你在村子里呆过没有?"

"没有。"

"村子里糟透了!尤其是在冬天……"

他把烟蒂扔到船栏外边,沉默了一会,又开口了:

"你老呆在这群猪猡当中,会完蛋的,我实在可怜你,小狈,我也可怜他们。有时我不知要怎样做才好……甚至想跪下问他们:喂,狗崽子,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你们都瞎了眼吗!你们这些骆驼……"

轮船长声尖叫起来,拖索在水面上打了一下。浓浓的黑暗中晃着一豆灯火,标出了码头的所在。又有许多灯火从黑暗中现了出来。

"醉林到了。"厨师喃喃地说。"这里有一条河叫醉河。我认识这里一个司务长,叫醉科夫,还有一个当文书的醉我心……我要上岸去瞧瞧……"

几个卡马地方的身材高大的姑和女人,用长长的抬架装着木柴,从岸边抬来。她们一对接着一对,个个肩头上挂着挽带,身子向前探着,迈着有弹的脚步,把那些半俄丈长的木柴,抬到锅炉舱跟前。

"啊嗨……嗯!"

这么大声喊着,然后就投进一个暗黑的窟窿里。

当她们抬着木柴走来的时候,水手们就动手摸xx子,捏大腿,女的尖声叫唤,向男人唾吐。回去的时候,用空抬架打着,防御男人们动手动脚。这种光景,我在每次航行时都瞧见,已有几十次了。在每个装木柴的码头上,情形都是这样。

我觉得自己好象是一个老头子。在这船上已经呆了多年,明天会有什么事,一星期后会发生什么,到秋天,到明年,会发生什么,好似统统都明白。

天亮起来了,比码头高一点的砂崖上,已瞧得清郁茂的松林。一帮女人向山上树林边走去,笑着,唱着带低音的歌。她们都背着长长的抬架,望去象一队兵。

我很想哭。泪在我的胸口沸腾,心好象在那里面煮着,这是很痛苦的。

但是哭出来太难为情,我就帮水手布利亚欣洗甲板。

这布利亚欣是个不引人注目的汉子,整个身子显得萎而黯淡,老是躲在角落里,眨巴着那双小眼睛。

"我的真姓,并不是布利亚欣而是姓……你可知道,这是因我过的是�H荡生活。还有一个姐姐,也一样。唉,她们两个人都遭了同样的命运。嗨,朋友,对我们,命运是一只铁锚;你要往那儿去……可是……办不到……"

现在他一边拿拖布擦甲板,一边轻声对我说:

"你看见没有,他们怎样欺侮女人!就是嘛!一根湿木头烤久了,也一样发火的!老弟,我看不惯这一套,我讨厌。我如果生来是一个女子,我一定要投到一个黑暗的深渊里自杀,可以向基督保证!……人本来一点自由都没有,可是还有人用火烧你!我告诉你说吧,那些Yan割派教徒,才不是傻子呢。你听说过Yan人没有?这种人真聪明,想得妙,把一切无关紧要的事儿一古脑儿抛开,只为上帝服务,一个心念……"

船长太太从我们身边走过。因为甲板上满是水,她高高地提起了裙子。她总是起得很早。她高高的身段,明朗的脸是那样严肃,那样诚朴……我真想跟着她上去,从心底里发出请求来:

"对我谈点什么吧,对我谈点什么吧!……"

轮船慢慢地离开了码头。布利亚欣就画了一个十字说:俄国十八世纪末产生的一个宗教狂热的派别,主张摆脱"世俗生活",宣传用Yan割的办法来"拯救灵魂"。后因伤害人身而被禁。

"好,船又开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